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社區諮商中心

繁體

:::

~我與衛生棉~

我與衛生棉

性別研究所 碩三生 陳哲豪

  我是一位男生,現在的工作是在一個全女性的職場環境,最近才開始上班,之前聽一位老師說若你把一個男性丟到一群女性當中,你會發現這群女性會變得有一些些不一樣,當時我不以為意,覺得應該沒有太大的差別吧,但某天上班時我注意到一件事情讓我印象很深刻,雖然只是短短幾分鐘,幾句話,就讓我驚覺,老師說得對!

  事情是這樣的,我工作的地方不大,員工約十來人,因此也沒有分男廁女廁,我去上了廁所時,發現馬桶上有一包衛生棉包得好好的在那邊,明顯的是已經使用過的衛生棉,就當我在考慮要不要把它丟掉的時候,我猶豫了一下,思考時間不到五秒鐘,我決定不丟!就若無其事回到座位上繼續工作,爾後一位女同事進去了廁所,才剛進去她就立刻又出來,因為我的座位就在廁所旁邊,所以我立刻注意到她在門口遲疑了一下,然後問大家『剛剛誰去上廁所?』。主管聽到問說『怎麼了嗎?』女同事看了我一眼之後去找主管,說明廁所裡面有東西,雖然她們沒有刻意壓低音量,但我感覺到這位女同事似乎不想讓我知道,但其實我已經感覺到她在說這件事。後來主管說『會不會是我的?我怎麼會不小心放在那呢?真謝謝你啊』。女同事回到座位上然後笑著說『還好是我進去,不是哲豪(筆者)進去』。

  短短幾句對話,就讓我感受到女性在有男性存在的空間時,是多麼的小心翼翼,不讓男性知道女性的生理現象,然而,一個男性看到女性的衛生棉也許不是那麼的在乎,但是對一個女性知道男性看到衛生棉這件事,是有些彆扭的。這也難怪之前本校在推動性別友善廁所時,有些女同學會不好意思自己上廁所這件事會被男生聽到、看到,當時我心理想說『那又如何,又不會怎樣』。但確實對一些女性而言,這可能真的是一件令人不舒服的事情。

  在父權社會裡,女性的月經是一件很私人、不潔且禁忌的事情,例如月經來潮時不可以拿香拜拜,不尊重神明,女性月經來的時後脾氣會變差,以及男性沾到女性的經血會帶來衰運等等。這些迷思嚴格地規訓了女性的身體,讓她們必須要小心謹慎地保護自己的月經,不容外露,而男性更應該極力所能地避開這些汙穢物。女性經由社會化的過程將這些迷思內化成自我的規訓,在這次的事件中,當女同事看見另一位女性的經血可能會被男性發現的焦慮,立刻先問道『剛剛誰去上廁所?』以確認我這名男性是否有發現,進一步更說出『還好是我進去,不是哲豪(筆者)進去』。這種還好沒有被男性看到的小確幸。再次印證了女性月經的不可透露性,若被發現(尤其是被男性)很丟臉的迷思。

  後來我回頭仔細思考,我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情,為什麼我當下會做出『不丟』這個決定。當我看到廁所有個衛生棉,我可以選擇丟或不丟,若我丟了,我要不要去提醒當事人?下次要記得丟喔~我可以這麼做,但我選擇不這麼做,因為我考慮到,我是一個男性去告訴一個女性她的衛生棉沒丟,會不會讓她尷尬、不好意思,我個人不喜歡這種令人尷尬情境,因此我放棄這個選項。我也可以選擇丟,但不做任何提醒,就當作沒這一回事發生,不過我又考慮到,會不會下次她又忘了丟?是不是還是應該跟她提醒一下比較好?就如同若我牙齒上卡菜渣,我希望有人可以提醒我,而不是讓我到處丟臉。但若如此,又回到我是一個男性去提醒一個女性衛生棉沒丟而令人尷尬的迴圈,所以當下短短五秒鐘,我想了這麼多,最後決定『不丟!也不提醒!』裝沒事,我什麼都沒看到,繼續工作。因此接下來的事情發展就如同前面所述,這位女同事不知道其實我知道,而慶幸我沒有看到,為女性生理的自然現象不被男性所知曉的小確幸。

參考書目

一、中文期刊論文:

張天韻(2003)。〈男性的月經文化:建構與行動〉。《應用心理研究》17:157-186